栖云楼


肇庆梅庵考察报告

2019-05-31

摘要

本文通过对广东省肇庆市端州区的梅庵实地观摩考察,试图对宋代的木构建筑做一个初步的认识。尤其是对《营造法式》中所提到的大木作,主要为柱,梁,斗栱等木构建进行实地考察和对比认识。

关键字

梅庵,古建筑,营造法式,大木作

引言

中国古代木构建筑,大部分分布在北方,尤其是山西省。这和历代王朝的定都位置有直接关系,也和自然环境的南北差异有关系。岭南地区所遗存的宋代以前的木构建筑极少。广东省在北宋时期属于广南东路,在行政区域划分上,广州和端州属于同等级别。当时的端州如今仍保留了古名,属于肇庆市的一个行政区。肇庆被西江分为南北两部,端州区在江北,而梅庵则坐落在离江不远处的城西梅庵岗上。由于并未感觉到大肆宣传和被民居所包围,梅庵并不是十分显眼,然而这座北宋始建的大殿就这样安静得站立了一千多年。相传北宋至道二年,智远和尚在六祖慧能插梅的岗上建庵取名梅庵以为纪念。自此,梅庵虽经后世移用,亦多有修葺,然而庵内大雄宝殿的大木作仍然保留了宋代甚至宋以前追古的风格。本文将对照《法式》中大木作的主要构件,如柱,梁,额,槫,椽,蜀柱,串,襻间,替木等对梅庵进行考察。

正文

梅庵大雄宝殿面阔三间(山门外介绍牌所记录为面广五间,而在中国建筑史课程中将梅庵归入了三间。实际上梅庵立面只用四柱,没有稍间,山面内没有柱,故此处沿用课程的说法),进深三间。为单檐硬山顶。十椽架屋,前后乳栿对六椽栿用四柱。斗栱用材 6x4 寸,约 18-18.6cm,为六等材。《法式》中规定六等材用于亭榭以及小厅堂,造作功亦以六等材为准,是使用最频繁的材等级。六等材模数的分为 1815=1.2cm,宋营造尺一尺为 31.2cm,本文为计算简单化,以 30cm 整数位一尺。由于测绘技能不足以及设备缺乏,本次考察并不作精确测绘,而以观察为主。

ha

(一)柱

梅庵大雄殿地盘柱网 4x4。《法式》卷五有”厅堂等屋内柱皆随举势定其短长,以下檐柱为则“,又有”若副阶,廊舍,下檐柱虽长不越间之广“。从图 1 可见当心间广是大于柱高的。图 1 亦可见檐口呈向上曲线,说明角柱有生起。《法式》规定生起随间数而定,十三间殿堂角柱比平柱高 1 尺 2 寸,每减两间递减 2 寸,直至三间生高 2 寸。2 寸大约 6cm,直接观察角柱并不明显,但檐口的曲线还是很明显的,可惜无法进行测量。《法式》有“凡杀梭柱之法,随柱之长,分为三分,上一分又分为三分,如栱卷杀,渐收至上径比栌斗底四周各出四分”。观察山门与大殿内所有用柱皆为梭柱,两头有卷杀,见图 2 图 3。柱下部卷杀的实例到宋代仅在南方可见,如广州光孝寺大殿,福建莆田玄妙观三清殿。《法式》对柱下部卷杀语焉不详,已无严格如上部卷杀之规定,可见宋代实际营造中主要为柱上部卷杀。另外,大殿柱础为简单造型,有收分,并无纹饰。倒是山门的柱础上有蒜瓣型柱櫍,不知大殿柱础是否是宋代遗存或后世改换。

(二)梁,串,襻间

大殿无平闇,平棊,所有梁皆为明栿。图 4,图 5 可见,乳栿,六椽栿,四椽栿,平梁皆有卷杀,为月梁。梁头成斜项,与材同宽,伸入铺作。《法式》有“第六瓣尽处下䫜五分”,又有注“去三分留二分作琴面”,可惜在大殿梁上未见琴面。平梁上无驼峰,直出一斗,斗上置襻间,又出重栱承替木于脊槫下。有趣的是叉手似与铺作相连,由于距离比较远,看不清楚。其下托脚也有类似情况。再看乳栿,其上无驼峰,直出铺作,铺作上承襻间,又出一栱承槫。乳栿头出柱。乳栿下顺栿串为丁字栱两头出柱,丁字栱亦用于六椽栿。

(三)铺作

梅庵大雄殿铺作规格很高,为广东省内孤例,在全国亦罕见。外檐出一杪三下昂七铺作,见图 6,里转四跳,见图 7。斗有四制:栌斗(铺作最下层之大斗),交互斗(出跳之栱昂上,斗上十字开口,上承十字交叉之构件),齐心斗(用于栱心,顺身开口),散斗(用于栱两端)。殿内皆为皿斗。皿斗是为表现古老的栌下所垫皿板而做的收分后又外凸的形制。宋代福建,广东地区常见皿斗。栱有五种:泥道栱(与立面平行,单材),华栱(垂直立面向外跳出,因主受力为足材),瓜子栱(位于跳头上),慢栱(栱上之栱),令栱(最上跳跳头之上与槫下)。这些不同的栱都能清楚观察到。再看昂,《法式》记载三种昂尖,“自斗外斜杀向下,留厚二分,昂面中䫜二分,令䫜势圆和”;”亦有于昂面上随䫜加一分,讹杀至两棱者,谓之琴面昂,亦有自斗外斜杀至尖者,其昂面平直,谓之批竹昂。“大殿下昂符合《法式》记载之琴面昂,有䫜面,有讹杀至两棱,从昂头可以清晰看出。若参照梁思成先生手绘的宋式斗拱的组成及各部件名称,可见外檐铺作亦有华头子,衬枋头。是十分完整的宋代铺作规格。再看枋,图 8 能清晰看到从外到内排列橑檐枋,两条罗汉枋(此处不确定三下昂承托的两条是否都叫罗汉枋)和柱头枋。栌斗皆坐于普柏枋上。殿内里转有挑斡和鞾楔,见图 7。斗,栱,昂,枋说完,另外有一个很有趣的发现,栱上有栓连接,见图 6 图 7。《法式》卷四《飞昂》云:”凡昂栓,广四分至五分,厚二分。若四铺作,即于第一跳上用之;五铺作至八铺作,并于第二跳上用之。并上彻昂背,下入栱身之半或三分之一。”潘谷西先生在《营造法式解读》一书中说昂栓实物中未见有,在梅庵看到了。不但殿内有昂栓过华栱,外檐泥道栱上之横栱两侧都有栓通过,实为罕见。

总结

通过这次对肇庆梅庵的实地考察,对《营造法式》有了更具象的认识。由于年代久远,中国建筑一门也多为口口相传,即便史料有传承也或多或少有讹误,格物致知便是古建学习中十分重要的方法。可惜的是,无法实地测量,希望以后能有此机会。幸运的是,宋代的《营造法式》能保留下来,宋以前的木构建筑能遗存下来,尤其是岭南地区的古建更为珍贵,需要很好的保护。所谓民族文化自信,就是要把属于我们自己的引以为傲的文化,拿出去看看,能立于世界文化之林而毫无愧色。中国古建筑在我看来,无疑就是这样一种文化。

参考文献

[1] 潘谷西,何建忠著《营造法式》解读(修订版),东南大学出版社
[2] 李允鉌著 华夏意匠,天津大学出版社
[3] 梁思成《图像中国建筑史》手绘图,读库
[4] 王力主编 王力古汉语字典,中华书局